每天在固定时间做固定的事可帮助孩子建立安全感

满江红新闻网 2022-01-14 阅读:153

  2011年, 作家亚当· 曼斯巴赫 出版了图画书

  《快点滚去睡!》,这本书名带脏字的图画书并非写给儿童看的,它总算帮那些面对家里死活不肯睡觉的娃娃而束手无策的父母们出了一口恶气。这本书的插画是理查德·科尔蒂斯,故事听起来就像个温馨的睡前故事,它以欢乐的笔触,展现了哄孩子睡觉这件每晚雷打不动的事情如何让这一代父母们无可奈何。

  微风轻轻地掠过草地,宝贝。 野地里的田鼠,也闭上了眼睛。三十八分钟已经过去了。

  老天啊,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 快睡觉吧。

  这本书一出版就受到了疯狂的追捧。大家觉得这本书令人捧腹,十分搞笑。它看似对传统文化的最后一块阵地——睡前故事进行了批判, 实则巧妙地批评了徒劳无益的现代育儿方式。书中讲故事的人只是不情愿地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给孩子讲故事,可是孩子并不买账, 因为他能够判断出爸爸妈妈有没有用心。

  有些孩子确实比较狂躁好动,不容易哄,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如果能日复一日地把讲睡前故事坚持下来,必然会有很多益处,比如孩子慢慢能自己玩一小会,这样父母会有一些独处的时间,就好像《快点滚去睡!》里的那对心力交瘁的夫妻一样。抽出足够的时间,在孩子睡前给他们讲故事,陪他们聊天,能赋予忙碌混乱的生活以秩序感。如果白天孩子使用了电子产品,那么在清醒与沉睡两个状态之间给孩子创造适当安静的片刻十分重要。他们的眼睛与大脑需要时间进入关闭模式。“重复以及在固定的时间做固定的事情会让孩子觉得安心,”精神科医生玛丽·哈特韦尔·沃克建议,“睡前故事就是告诉孩子,一天马上就要结束了。”每天在固定的时间,在洋溢着爱的氛围中给孩子讲故事,她补充道,“你实际上是在帮助孩子在他的世界中建立安全感”。

  日常固定的事情对于父母来说是一种礼物,对于那些在摸爬滚打中不断摸索的新手父母来说尤其如此。从例行活动过渡到睡前故事——吃完饭,洗澡,换尿布,讲故事——能让新手父母们适应有了宝宝后生活中所发生的巨大改变。新生儿对于自己所引起的混乱和骚动可是一无所知,睡醒了吃奶,吃完奶接着睡,两者交替,但正是这种交替带来的缓冲期能让爸爸妈妈习惯自己保姆的新角色。

  首次领养孩子的父母或许没有缓冲期。如果领养的孩子已经有几岁大了,家长就必须立即进入角色。沃特·奥尔森与史蒂夫·皮蓬就是如此,他们把原先是俄罗斯孤儿的养子蒂姆带回纽约时,他已经3岁了。蒂姆只会说俄语。让他适应新家和新的环境,学习英语,与他建立极重要的情感联结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为了实现这3个目标,奥尔森与皮蓬把书本和故事作为晚间例行活动的核心。

  “开始的几周,蒂姆入睡很不顺利。他根本不愿意上床,每次都拼命抗争。”他们现在住在马里兰州的一个小镇,我去探访时,皮蓬这样告诉我。阳光透过前面窗子的窗帘洒进屋子,窗子对着一条窄窄的公路,这条公路通往西部。

  “孩子原来的那个孤儿院就像个兵营,”奥尔森说,“每个孩子的床相隔只有几英寸。保育员只想自己看书,不愿意跟孩子说话。”

  蒂姆到了美国后,养父母就开始用语言对他展开了疯狂攻势。起初奥尔森和皮蓬在掌握了足够的俄语单词后,就给他大声朗读俄语童书。接着换成了英语故事。“两个月不到,他就能一半用英语,一半用俄语,半年过后,他只有少数时候用俄语,其他场合都用英语。”奥尔森告诉我。

  “有些词很难忘掉,”皮蓬插话道,“比如俄语的‘牛奶’,又过了几个月他才弃之不用。俄语的‘麦片’‘狗’他则用了很久。不过这些俄语单词的遗忘都有相同的模式,有几天他不用了,然后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原因,它们会重新在英语中出现,然后才会被彻底遗忘。”

  奥尔森与皮蓬每晚要花一个钟头的时间给蒂姆讲故事,蒂姆喜欢桑顿·伯吉斯的传统动物童话。桑顿·伯吉斯是20世纪早期的报纸专栏作家,著有《西风母亲》等,他的故事中的角色都比较有趣:爱说大话的狐狸瑞迪,麝鼠杰瑞,臭鼬吉米。蒂姆对于书本的偏好随着年岁的增长而改变,但睡前读故事的习惯一直持续到了他大概13岁的时候,皮蓬说,“因为他实在太喜欢了。读故事的时光很是平静安宁,那是一种交流。我们的睡前仪式实际上是在告诉蒂姆,‘一切都很好,就像昨天晚上一样’”。

  蒂姆3岁时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加入了一个新的家庭,并开始学习一种崭新的语言。跟同龄美国孩子相比,他学习英语的时间晚了3年。但很快,他词汇测试的成绩就超过了其他孩子。是巧合吗?我不这么认为。每晚一个小时宝贵的故事时间让蒂姆能够大量接触英语单词的发音和形式。蒂姆来自俄罗斯,但他的经验适用于任何来自不同语言国家的孩子。他的故事证实了父母牺牲部分时间,给孩子养成睡前听故事的习惯是十分值得的。它同时也让我们认识到了语境的作用。让大量优美的词汇围绕着孩子,一切美好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来源:青豆书坊授权选载自《魔法时刻》